当前位置:主页>网商>访谈>正文

回归商业本质:微商真的只剩传销了吗?

2015-11-22 来源:未知 资讯整理编辑:微商 点击:

分享到: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原本被不少人看好的微商,却因为“传销”的出现,沦为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日前,一篇名为《马化腾:微信重点支持微商发展,将有三大举措》的文章在业界疯传,大V龚文祥也对此文章进行了转发,并点评称:马化腾这个表态,让今年微商火爆的基础上再10倍以上增长。“微信支持微商”,这一明显不符合腾讯一贯作风的谣言能在业界传得如此沸沸扬扬,足见微商群体的影响力之大。

  不过,在发出此微博后不久,龚文祥便遭到了腾讯工作人员的强烈谴责,被直接抨击“请你不要再造谣”;谣言的破灭,也反映出了微商虽然盛行却不被外界认可的尴尬处境。

  回归商业本质:微商真的只剩传销了吗?

  披上互联网+外衣的传销

  从去年开始,微商势力几乎在一夜之间渗透遍了大江南北。有数据显示,目前微商从业人数已经突破1000万大关,并且仍在快速增长。在首批较为成功的微商品牌的号召下,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投身到了微商界。

  网易科技调查发现,目前绝大多数微商都采用了类似传销的多级代理方式,这种方式迎合了普罗大众渴望一夜暴富的心态,但最终却是个典型的庞氏骗局。

  非官方数据显示,微商80%卖的是面膜,80%的微商是女性,其中又以家庭妇女为主。因此,网易科技与某面膜品牌的“直销员”小月(化名)取得了联系。

  小月是一位小城市的家庭妇女,去年她在朋友的介绍下成为了某面膜品牌的“直销员”,其朋友圈中经常可见“真正的良心好面膜,排毒、美白、嫩肤、补水、保湿醒肤、冰镇修复、抑制黑色素、淡化痘印……”之类的面膜广告;在屡次发广告无人问津、反而被不少朋友拉黑的状况下,小月花费上万元自购了一批货,目的只是为了达到指标、成为此品牌的三级代理。

  小月告诉网易科技记者,自己所经营的面膜出厂价为50元/盒,总代理拿到货以后卖给一级代理是80元/盒,一级代理110元/盒卖给二级代理,二级代理又以140元卖给三级代理,而处于最底层的直销员的拿货价格则是168元,到了最终消费者手里,面膜的价格就已经飙到了198元。

  像小月一样的从业者十分清楚,目前大多数微商是三无品牌,这些面膜最终只会砸在底层直销员的手里、而不会被消费。对小月他们来说,走到塔尖是她们的最终理想,而在小月的朋友圈里,“做微商一年买宝马”、“做微商两年赚到上千万”的“励志故事”也同样很多,这些对于财富的简单粗暴的饥渴感,诱使更多像小月一样的人加入了微商大军。

  类似玩法的结果往往和传销一样,“人传人”、“击鼓传花”的游戏玩久了,底层压货越来越严重,不少人因此借钱、破产,最后才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大骗局。而一旦游戏难以为继,品牌商往往金蝉脱壳、再立名目,开始经营下一个品牌。

  不少接受采访的行业人士都表示,现在盛行的大部分微商都是传销的变种。可怕的是,借助了互联网手段、围绕微信和QQ展开的传销比过去线下为主的传销更为隐蔽和难以控制。大打微商名头,让这些传销活动的迷惑性更强;而互联网的延展性又让传销组织可以更轻松影响到更多人;和线下传销相比,传销类微商的犯罪成本也很低,不需要场地,只需要一部手机、一台电脑、一个虚拟出来的品牌就可以作案。

  问题出在哪?

  为了抵制传销骂名,不少微商开始宣称自己是“直销”。但电商人士刘朝阳认为,互联网的出现本来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让商品的价格更加透明。但现在的微商又要把电商的价格透明全部推倒,重新发展出多层级体系,重新让信息不对称,价格不透明,这是历史的倒退。

  一盒成本可能只有10块钱的三无面膜,想要利用微商最终以198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这事儿本来就不符合经济规律。面膜之所以在微商界盛行,原因就是面膜是快消品,成本和最终售价差距很大,有足够的利润空间,而且女性用户较多。

  不过,在资深营销人士罗杰坤看来,其实有无面膜或者其他产品都不重要,因为大家看重的是这个类似传销的赚钱模式,而非产品。

  “现在的微商其实就一个问题——没有人买,你卖给谁?”一位受访人士称,“大家都在玩火,没赚的想赚钱,赚到的想赚更多,其实都心知肚明,就等骗局破败的那一天。”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微商本无对错之分,拿在好人手里是创新,拿在坏人手里便成了传销。未来,随着监管逐步到位和市场自我净化,传销类微商将失去生存空间,让道于产品和商业本身。而在此之前,微商将不得不继续承受传销骂名。

anyiwu.com安逸屋|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 冀ICP备14017506号-2 | Powered by安逸屋微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