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创业>事件>正文

何士祥做主题演讲,分享他的投资经验

2015-11-26 来源:未知 资讯整理编辑: 点击:

分享到: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我是创客100副总裁刘燕。今天是我们创客100的第四期开放日的活动。这一次,我们邀请到的是达晨创投文化旅游基金的副总裁及TMT行业投资部的何士祥先生作为我们分享的嘉宾。(掌声)

  何士祥先生有着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和湖南广电三家中国顶级媒体的工作背景。他参与管理的中国一流基金超过150亿人民币规模。其中,有1/3的资金投向了他专注的大文化消费和TMT领域;他参加工作即与中国互联网同步,参与了中国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公司中华网的投资。

  何士祥先生有着20年投资生涯,主导和参与投资了中华网、天音通讯、吉比特网络、体育之窗、分众传媒、芒果TV、惠民网等众多知名企业,业绩彪炳。他是中国互联网及大文化产业繁荣发展的亲历者和重要推手。何先生20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练就了他狠、稳、准的投资风格,成为冷静老辣的狙击手。

  如今,达晨创投从本土市场化创投机构的“吃螃蟹者”,成长为中国创投行业的“领军者”,他本人也成为大文化产业及TMT领域的资深投资专家。

  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何士祥先生的到来!(热烈掌声)

  在活动开始之前,我们邀请创客100董事长曹健先生致辞。(掌声)

  创客100董事长曹健:各位来宾,今天我们请来了何总跟大家一起分享他投资的理念。

  我刚从广州回来,在广州3天看了50个项目,基本上90%项目的PPT都是文不对题,该讲的没讲,不该讲的讲了一大堆,就是你不想看的东西,真正想看的东西反而只有这么一两句话。

  创业者要学会跟投资人介绍你的项目,找到可以引起投资人兴趣的东西。有的创业者跟我讲半天,可我根本一句话都没明白。

  今天何总跟我们大家分享他投资的理念,比如有哪些项目,他一看就觉得这个事靠谱。他的投资心得对于在座的创业者来讲是非常难得的,是宝贵的经验。我还很羡慕你们,现在创业非常幸运,从国家层面有很多基金,包括我们何总掌握150个亿。

  150亿啊,同志们,你们拿1%就可以了!(热烈掌声、笑声)

  我接下来介绍一下创客100。创客100是《IT时代周刊》和中关村高新产业区昌平园区共同创办的一个集媒体、基金、国际会议、股权众筹四个平台为一体的,专门为创业者服务的平台。我们有6000万的基金,下个周二(11月24日)基金将正式宣布成立。所以,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创客100网站和创客100微信公众号,它们每天为大家提供创业行业的经验、资讯以及融资的信息。

  我们这个平台还有很多的整合资源,比如说我们的国际会议、酒会、沙龙,也希望创业者在业余时间能为这个平台提供资源上的帮助,你也可以见到更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

  最后一点,我们今天的活动将在创客100微信公众号平台上直播,我们的《IT时代周刊》、IT时代网、创客100网等众多媒体,都将和你们共同来分享何总的体会。

  何总是我新华社的同事、我觉得经历比较丰富,具有大的机关财务管理经验,拥有三五十个公司融资、债券和管理方面的经验。因为有这么多年来的经验,投了这么多的项目,他在我们文体(文化、体育,包括广播电视等等)领域的体会尤其深刻。

  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何总跟我们分享他的投资经验。(热烈掌声)

  达晨创投文化旅游基金的副总裁及TMT行业投资部总经理何士祥:感谢创客100和曹总!

  曹总也是一个创业者,从媒体转到我们这个行业来做创业投资,我相信对他也是一个新的挑战。正如曹总所说,每天都有人向我请教,半夜里打电话,压力会很大的。

  我先大概讲一讲我的经历,这对大家会有一点帮助。我是1994年大学毕业,我还算那一届比较优秀的学生,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希望进国家机关。当时,我在南京上大学,隶属商务部的一个学校,我是党员、优秀毕业生,顶了很多头衔,大部分人都希望进国家机关或国家部委,认为这是最好的出路,我有幸分到了新华社。按说,这是比较好的起点,因为我们进了新华社。到国家部委是非常不容易的,将来当个副局长、局长来光宗耀祖,也是大家的一个希望。

  我干了大概10年就离职了,10年前我就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什么原因呢?因为这里不能满足自己的职业理想。

  举个例子说,在中国的互联网元年(1994年),为什么要讲互联网?实际上,最早讲的是出版,报纸、杂志、电视台,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文化产业。但是在后来(1994年)出现了中国的中关村,影响了那个时代。我们新华社很早就做互联网的公司报道。当时香港在国内做了一个活动,实际上就是仿造美国的互联网做了一个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当时应该是1999年的时候,雅虎在美国上市。当时大家一看有很多人很是看好,所以雅虎的上市获得了很多的回报。

  而我们还是在住宿舍,解决不了基本的生活问题。感觉上没有出路,我们这么努力去干,感觉才华得不到尊重。我就想去美国读MBA,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作罢,最后产生了下海和创业的想法。其实在1999年互联网起来之后,我觉得中国的风险投资最大的优点是企业对人有充分的尊重。起码,我成就你的价值,成就你的商业理想,给你想做事的资金,关注未来。(掌声)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到2002年左右,就是在搜狐第一批门户网上市之后,我觉得中国的风险融资就进来了。我所在的达晨创投也是2000年成立的。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批人民币基金。中国最早的美元基金是来自于贝莱德基金,这个创始人是新华社国际部写小说的记者。我当时下海做也是媒体相关的,我做的是医疗行业,当时参与创建了两个媒体。第一个是《糖尿病挚友》杂志,第二个媒体是《药物评价》,主要对中国业务进行评价。同时还做物业管理,就是一个孵化器,我们那时候不叫孵化器,实际上就是房东。

  当年,我们从物业赚到千八万之后就转做房地产。当时国家对房地产进行了调控,一下就把我们打压了,我们就面临遇到到寒冬了。当时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这个大厅还要收房租,账上就这么几万块钱。到年底的时候把员工召在一块,一个人分一点,给大家分点奖金。然后让他们能找工作的找工作,不能找工作我帮你去找,基本就是快面临解散了。其实,作为一个创业者要有责任感。你总不给员工发工资,这是很不好意思。这次创业给我的体验非常深。我从那儿出来以后选择了另外一种创业方式。

  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刚创业的时候非常艰难,几十个人在小区里面创业。当时蔡崇信去找马云,他自愿放弃了几百万年薪,每月领500块钱工资,跟着马云干。现在他身价300多亿,是阿里巴巴高管中仅次于马云的第二大的股东。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这是创业的另外一种方式,创业者不单单是当唯一的老大。马云排第一,你排第二,这是另外的创业方式。

  后来我在中视金桥干了5年的时间,也不算短,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来说,也算是一个创业的例子。如果你参与创业,也是一样,要选对一个平台。我觉得这个公司有一条路走得不错,这个公司去香港上市。

  对于创业者来说,如果这个公司的平台走错地方了,对于我们来说,赚的钱就少了,我们当时拿了股份到现在也没几个钱,主要问题就在于走错了路,所以创业者一定要选择特别对的门路。这在刚开始是很难判断的。当然,我们也很后悔,我觉得这个时间点,别人已经做了这么大,感觉还是有点压力的。当然,后来很多的机会,只是错过了。

  大家想一想,刚才为什么曹总说,做创业投资达晨是最早的一批,并且,在中国做这个行业是非常难的。

  大家总觉得投资方很容易,有钱还不好干吗?天天到处投,受人尊重,天天有人你请教,叫你老师,你也很爽。一年以后,公司死了,你就没法交代了。所以,我们当时在第三、第四、第五年我们就没有投资项目,不挣钱,也没钱。所以,达晨刚开始是非常艰苦。我们一直撑到2003年,想炒房地产,也不敢干。最终逮着一个机会,投了一个在中小板上市的公司,我们把全部精力,全部的钱就压这一个上面了,投完了之后,全身心替他服务。终于这个项目干了之后赚了一笔钱,才把公司保了下来。然后又从外面融到一点钱。

  到2006年赚了一笔钱之后,我们才拿了一笔钱。那时候融资成本非常高,赚的钱基本用光了。达晨依然坚持认为中国的股权市场会有机会,我们作为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坚信这个行业有机会,不断进行调整。赚了一笔钱之后,就算条件再苛刻,我也只拿市场的钱,创业都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想要的是决策权,想要我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别人说了算。

  但是在2006年,有很多基金都不干了,没办法,原来1000多家结果就剩下几家了,都走了,做房地产去了,那时候房地产火。这给我们创业者一个启示,选出来一个方案一定要坚持住,这是关键问题,也是达晨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结果,2008年创业板开市,首批挂牌的20家企业中,有3家是我们投的。当时投的钱很低,没人投,不像现在小年轻一搞就要搞1000万,甚至几千万的估值。当时我们没钱,每个项目投的少,这也是另外一个策略。

  一上来就是3家,对于我们做基金来说,虽然我们赚的不多,但是我们品牌从此打好了,我们每个项目很精。中国人是跟风的,一看这哥们赚钱了,原来我们募钱很难,一下子就募了30亿的资金。2009年进入金融风暴,跌得很猛,很多人都不干了,我们又增资1个亿。

  再看看达晨今年(2015年)的业绩,我们上半年有13家投资公司上市,这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不敢说一定是做得非常漂亮,但我们又抓住一个机会。因为我们基金公司就是这样,这里面创业有一个特点,必须在特别寒冬的时候布局。这个最关键了,要抵住压力,这里面涉及到很多方面,所有的MP,包括你投资策略层也好,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你是不是敢于布局你认为正确的方向。包括我在2010年,我们做国内企业文化领域的基金。2010年肯定是做专业化,不可能今天看机器人,明天看节能环保,后天看农业,大后天养殖场……投的项目非常差。

  行业的人脉很深,又做得很好,所以,我们在2010年做专业化。但是2010年遇到一个很不好的问题,市场很不好,价格标的非常高。因为文化是我投的非常重要的板块,实际上大部分国内的创业公司是亏钱的。所以,从投资层面上讲,我们不敢干互联网的事情,不是我们眼光短浅,而是没有销售市场,市场不支持你,你投了以后没用。所以,当时我们在2011年左右没有涉足所谓的互联网公司。我们投了一些在国内上市的文化企业。

  文化的产品,我认为倒不复杂,这个行业就是我觉得三个层面,大家这么划分,自我理解其实没有文化产业这个概念。

  类型一:做内容的,不管是做电影、电视剧、电视栏目、漫画、游戏,大部分做这样的,类似的企业很多,零零总总,我们叫单个项目的公司。

  类型二:搭渠道的。比如说电影院院线的渠道,包括游戏(腾讯这样的大平台)、小米都是渠道公司。

  类型三:做服务类的公司,服务客户的,广告公司也好,做营销策划的。

  就是这么三类,当时我们大部分就投了一些内容公司。因为渠道公司对我们压力很大,比如有创业者说,我要再去做一个腾讯,操作很多,心理也很害怕,怎么跟腾讯去打。投到现在赚了很多钱,我们也在国内上市。当然,渠道公司要花大量的钱,因为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投资项目的时候肯定很关注这里面的竞争对手。所以,BAT这些大公司绝不会放过这些。所以,每一个创业家进入渠道公司要小心一点,基本上我觉得成活的机会很小。你说我做很小的渠道行不行,有人说我做一个游戏,不做腾讯那样的,这也是一种方式,成不成,包括电商也是这样的。

  达晨投电影、电视工作还是很有优势的,因为我们自己有投资平台。我们去投的时候,发现很多公司(现在看互联网O2O公司也一样),都跟你说怎么算账。现在都说哥们你看,我跟他们都很熟,因为原来做广告嘛。你跟我很熟,对外20倍,打个九折,18倍。今年做2部电视剧赚4000万,明年如果乘以5,那就是1个亿。1个亿乘以18倍,就给你18亿,就这么说的,还对你不错了。我看了一圈,无论影视也好等等,我全看过,都很熟。

  我手里有30个亿,搞了半年没推出去,这压力很大的。我们每个月都要汇报的,关键是投不出去怎么办。一堆人,那时候全都20多倍投进去了。当年,公关广告公司影视行业在2011年大概有20个以上,翻了至少十五六倍。

  当然也确实有的上市赚了钱,大部分公司在之前未叫停上市之后,很多公司给了钱,尤其是很多影视公司。因为大部分拿了钱之后,大家都争相做电影、电视剧。电视剧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做出了之后不播,或者说广电总局认为这个不行,你就死掉了,这个风险很大。所以,这就造成一批企业死掉。所以,那时候电影、电视剧的公司,那些所谓的PE都死了一批,2011年投了一大笔基金,当时我们一个也没有投,就是要顶住压力啊!

  事实上,我们2011年就投了一个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

  我们做投资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跟你们创业者拿钱的压力是一样的。拿钱肯定给你压力,要去拓展市场什么的。我又看了互联网公司。这些公司我拿到LP投以后,基本上很多都跑掉了。后来我们做了很多调整,比如体育产业。

  体育也是大文化产业的范畴,今年体育很火。当时我们投的一个公司,叫体育之窗(刚上市),我们在这里赚了很多钱。体育之窗是做体育城,把体育场简单地包下来,就像工体,包下来之后,这边搞两个酒吧,那边搞两个俱乐部。实际上就相当于我原来做孵化器的生意。

  为什么投向体育产业呢?我们做创业都是这样的,现在美国有大的一个市场。在国内,我们当时看到另外一个景象,尤其奥运会之后,北京添了很多场馆,大部分是空的。所以,急需这类公司有人去运营它,体育之窗切入之后,这一块先赚了钱,我们投完之后又加了体育内容。因为原来是空的,所以现在变成中国新闻网体育运营商,这是2011年投的。

  同时,我们投了另外一个,叫分众传媒。

  人都是这样,逼到绝境的时候肯定会找到路的。只要你想办法。其实,我们做基金也是一样的,但是要逼到那个时候,所谓现在估值很高的企业已经死掉了,为什么?在那种高压情况下,必须找到的途径,但这也维护了体育产品。现在所谓的上市公司,有搞房地产,原来做LED都改体育,都搞火了,原来P2P都改名字了。我们就是两个产业。

  我们现在还有个布局,就是做家庭体育建设。我们在2011年那时候连续布局,国内没有一个基金项目做得这么完整。所以,这也是创业。

  所以做基金,像曹总这样媒体转基金的,在这时候就要比较冷静地考虑。策略也是非常关键,还有方向也非常关键。别人搞你也搞,可能未来压力会很大,因为那时候我们都投影视。我们大部分企业当时没有怎么投,但2012年我们一个项目没投。,因为作为管理者,投资要讲究考核。

  其实这就看你的信念能不能坚定,否则就坚决不能投的,投了以后反而是有后患的。但你不投肯定有压力,人活在世上都有很大的压力。2012年我自己的业绩基本上是1个亿,其实我们在2014年开始,我们在文化产业开始过渡到互联网产业,这时候我们在风口。所以,我们在2013年、2014年获得了很多的TMT。TMT产业里面,大量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每一个行业的垂直平台。比如,我们深圳投了智能硬件,做了一个投影仪。现在的投影仪是这样的,那个投影仪做得像艺术品,替代了家庭影院,做得非常艺术。

  还有在下半年投了另外一个项目。现在手机都在自己手上,购物什么的都很方便,所以现在移动的玩法反而很好。我投了垂直的项目,潮人电商,包括我们去年做了一个社区电商。

  大家看新三板,2013年出来了,这就为很多企业打通了又一个融资通道。因为现在追捧的就是这个,新三板一上就是行业老大了,增长也很好,我们有垂直通道了。我们有2013年的布局,本来预设了2015年的,2014年就提前了,又涨了一倍。

  再看我们2015年,我们第一单又抢了分众。我们这个项目投了3个亿,现在估值都有13亿,半年的时间。还有软通动力,这是在中国一流的。还有一个产品暴风影音,我们也杀进去了。我相信未来可能会受国内追捧。360和BAT、分众的公司肯定比不上暴风影音,这就是你对未来中国的资本市场的预判,肯定是追捧顶尖的公司,真正牛的互联网公司,这就是下一步的方向,要转成这个,而不是说原来的风投。

  当然,在讲达晨的故事,包括讲完我们的故事,我们今天要给我们的文创企业讲几点。我们每年要看1000多个项目(我个人),一年也投一两个。大家认为中国现在最大的文创产品是谁?以前中央电视台(150多亿)很大,现在广告超过中央电视台的是百度(300多亿,搜索的广告)。未来可能是微信,最大的媒体是微信,而不是中央台。

  大家说,现在的媒体都呈现了多的混合状态,没有单纯的媒体,每个人都是媒体,微信不就是媒体。本身阿里巴巴里面也是媒体,阿里很多一部分收入来自于阿里巴巴。因为这么多的客户放到平台要展现自己,这就必须要买广告位才能进来,那阿里巴巴也是广告,也是媒体。小米也是媒体,苹果也是媒体,这就是现代化发展变化。所以,很难讲单纯的文化创意产业。

  所有的产业都是一样的,不管是达晨,还是原来企业的发展,或者我自己的创业来讲都有几点共同点。

  启示一:你要选对一个策略。我们很难把控这个时间,很难找一个最佳的时间点进去,因为每个人的优势不一样,所以,你要选对一个好的方向,这是比较大的关键,别选错了。

  启示二:要善于不停地调整。如果调错了就得死,因为任何事的成功都要方向对,我经常和下面经理也讲。一个人的成功:首先,自己要足够的勤奋,就像我们看项目。如果你不勤奋,是接触不到项目的;其次,勤奋以后能不能判断这个项目,好的把它赶紧布局,这是逐步地调理;再次,要感到一些风险;最后,要学会抵御风险的能力。

  有人就搞了一两个就产生很好的效果,有的时候真的好运气,正好遇到好项目了,真是这样的。

  所以说,创业首先要有一个好的方向。包括我说要调整自己,这个调整的策略也很关键,搞错了,可能公司也就死了。我们做投资的也是一样,那时候很多基金全砸到文化产业上,各个赛道布满了人,每个赛道好多人去搞,有时候需要静下心来看一看。

  所以,我觉得策略调整很重要,还要顶住压力。可能你的项目干了半年,一个没投出去,这是很大压力了。今年还有一点,做电影行业,很多人做电影的,一看徐峥赚钱了就去跟风了。(掌声)

  主持人:非常感谢何总的分享。总结起来,他今天详细地跟我们谈了谈他是怎么来投这个大文化产业的,我在此综合一下:要选准的方向,要善于调整,要做小而美,精而深的这种效果。这种效果一旦做起来,创业前途是无量的。

  接下来进入我们的对话环节,有请何总坐到这边。

  主持人:刚才何总跟我们分享了投资的体会,其实你刚才讲了好几个项目。我在想,你在这么多年来,最打动你的项目是什么?或者说给你印象最深的项目是什么?你当时怎么决定投了或者没有投这个项目?现在这个项目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何士祥:最深的是我在简历上写的互联网项目。

  很多女孩子喜欢网上购物,中国第一代电商是淘宝、阿里巴巴、天猫,他们是做平台生意,所以物流、服务不是很好。现在有了京东,未来的模式肯定不是这种模式。

  第一,京东的模式,你看京东一直在亏损。

  第二,加了太多商家,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我认为社区电商可能是第三代电商模式。

  主持人:第三代电商模式是什么样子的?

  何士祥:是一个分享经济类型的电商,我觉得越具有分享,越具有集成整个社会的效率的模式比如滴滴、快的是我喜欢的一种模式。

  主持人:你作为一个资深的投资人,你站在PE的角度上,你说你一年要看1000多个项目,最多投一两个项目。那么你在看完无数个项目,在这些中间,你觉得创业者他们最容易出哪些错误呢?你们喜欢的创业者是什么样的?

  何士祥:第一,现在创业者太好高骛远。第二,融资时经常报一个虚高的价格。

  所以,我们喜欢的创业者是这样的。

  特点一:我特别喜欢诚实的创业者。因为投资人天天看这么多项目,看的东西太多了,很容易识破你中间的花招。

  特点二:要可实现的,有充实的步骤和措施。

  特点三:我觉得跟投资人讲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因为大家时间都很紧张。如果你不能在2-3分钟把这个事情讲清楚,那么投资人就会放弃,所以要抓住要点。

  主持人:现在资金是创业的生命线,很多投资人也在说,创业者往往过不了面试关,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喜好。比如说,你在面试创业者的时候,你最喜欢问哪些问题呢?也就是说,如何来问创业者问题,哪些是常规的你一定要问的问题?你最喜欢问题的是哪些问题?有些问题有没有标准的答案呢?

  何士祥:所谓的创业者来面试,说实话我们很少通过这种方式来找项目。我们找项目基本上还是找行业内的,一般会主动去找项目,这是我们最多的方式。当然,我们有各种途径来找项目,我们的创业者都很平等的,我们很少面试。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是追着要投的,所以我觉得还是取决于这个创业者,包括项目的好坏。在这个行业,有时会吃闭门羹的,很多公司我们都是跪求的。

  也就是说,对于我们来说,找到一个好的项目就好像找到一辈子。我们的荣耀在于,每一个项目都是我们的作品,这个作品就是企业。我们也是创业者,也才能做成功。所以就像我用自己的话说,就像大的电影导演,我们是看着他长大,这是我们希望的。

  主持人:你投资的理念是什么呢?每个投资对自己都是有要求和标准的,比如说失败率是15%或者20%,还是怎么样的呢?你心中有个什么样的原则?

  何士祥:每个投资人的风格不太一样,我们觉得投资转基金主要算总的概率。这个概率有的是大的概率,比如说今年投分众,大的项目比较稳,大概赚了4个亿。其他的选项可能风险很高,我就可能拿几千万,有四五个项目。这个项目可能有四个指标,但有时用一个指标就可以了。

  具体到算的时候,我们没有说投这个项目有多少概率。我有承受力,全死了也没关系,但是我这边还是赚了钱。所以针对某一个项目,我不会那样算,真正的具体项目是很感性的。你说投的时候算概率还真没有,最后也是凭感觉。

  主持人:刚才大家都在说,今年到了寒冬,咱们各项的投资金额都是大为减少的。你觉得这个寒冬是真的到来了?如果真的到来了,我们的创业者怎样能够度过这个寒冬呢?

  何士祥:刚才看有一个图表里面分析,通过互联网产业,基本上3年一个周期。我们认为寒冬对我们投资人是有好处的,起码价格虚高就下来了。当然,价格是一方面。

  再一个,对创业者也有好处。原来你看每个行业挤了多少人,一帮人都是干这个,都是因为投资给都了,都要追求每天的交易量、活跃度等等,都在打广告。那对于整个创业团队到了寒冬是一个考验,所有最大型的公司都是要经过寒冬的。比如说三大门户,当时的网易跌得非常的低,现在网易不又上去了,包括新浪、搜狐、阿里、百度也是一样的。

  所以,寒冬对于我们投资机构,对于创业者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这时候找项目就更有竞争力,寒冬是很正常的,几年一个轮回很正常。大家利用好这个机会,我觉得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方向,务实一点。

  主持人:非常感谢何总!我们在座的听众朋友们还有没有问题来跟何总沟通的?听一听他的一些经验。在座的有没有需要提问的?

  提问者一:我想问一下,你对创业者的PPT有什么具体的看法?或者说应该怎么做才能更好地打动投资人?

  何士祥:我觉得这个没有看法,我不管PPT做得好坏,大家都学小米,其实我不喜欢那样的。我喜欢很真诚地表达,这就够了,不要虚伪就可以了。当然,你做好一点更好。不要满篇都是错别字,重点是你要真诚地表达自己,不要搞得这么眩。

  提问者二:何总,你好!

  我有两个问题。

  问题一:现在提的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于创业的个人来说,他应该具备哪一些关键的素质呢?

  问题二:就我们个人来说,我喜欢文玩这一块,它本身也是一种文化。但是对于一些大学生,或者像我们刚毕业的一些学生来说,想进入文化这一块,你有哪些建议呢?

  何士祥:我自己看了很多创业者,你说的这是一个太宽泛的话题,好的创业者能不能作出业绩要看以下几点:

  第一,我认为要有很大的抱负,这是很关键的。

  第二,能够不停地根据市场来调整策略和能力。

  第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认为有这几点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业团队。我原来讲需要狼性创业团队。所谓的狼性,都是群狼,你带领一批狼去干。围绕这个目标要非常准,守候很长时间,这是我自己作为创业者的看法。我觉得具备了这些素质,成功率会高一点。

  至于你说的文玩产业是不是能做大,有好的其实都可以做,都叫创业。我认为,创业不是一定要做到百度、腾讯那样大的公司,做一些专而美的公司也挺好的。我不太清楚文玩这个市场。我觉得只要你好好做,喜欢这个产业,不论大小都好。

  提问者三:有一个我比较关注的事想问一下。现在滴滴打车很流行,但是大部分用户(司机)也挣不了钱。我想向你了解一下,你对这个的看法。你觉得这种业态能够长期维持下去吗?

  何士祥:我觉得它能够维持下去的,因为它涉及到现在的互联网产业,是对我们出行的重新的塑造。至于你提到的,这个大的战略方向是对的,所以它受到好评。刚开始不挣钱,靠的是我们风险投资的支撑。为什么风险投资喜欢这个项目?估值到160亿美金了。

  原因一:出行市场太大了。

  原因二:用户的痛点切得太好了。

  现在出去,平时我不怎么开车,基本上打车,要么神州、要么滴滴。因为这个很节约成本,对我来说,随时可以打,节省人的大量的时间,提升了整个的效率。所以,它对于我们用户的痛点切得很好。

  你提到另外一种方式,你说的司机几乎不赚钱。这是涉及到另外一种方式,它在做的过程中,刚开始是赚钱的,补贴很多给司机的,也补贴给乘客。所以,它是从出租这个场景切入,这是一个最大的场景,开始做专车市场。现在做了郊区游、企业班车、顺风车是市场,这个市场很大。所以,它会从最高频地切入,会改变整个出行的业态。但现在你说里面是不是各种问题,创业公司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每个创业公司都在动态地调整。

  提问者四:你一般都喜欢做什么样的投资呢?

  何士祥:我喜欢创意性的投资。我们做文化产业投资必须做一个新的模式,这个模式做起来很爽。我愿意做并购。比如,在中国的公司并购海外的公司,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机会,我也很喜欢。因为做了一个别人没做的事儿。

  提问者五:何总,你好!非常感谢你今天这么坦诚,这么精彩的分享。

  因为我自己也是做影视方面,也是做内容方面的,从去年开始转行做跨界跟教育能够发生关系。因为总觉得内容毕竟只是一个不可复制的,而且可能感觉对这个社会的使命感没有那么强,而教育让我感觉到它能传递给更多的人,而且这是对未来市场提前一个预判。

  何士祥:我对此的看法不一样。我的梦想是一年做一个特别牛的项目,其实我特别想每年拍一部电影。因为电影这个东西不管多少年之后,这都是你的作品。影视内容很有意思的。

  我想问你一个比较简单的,教育属于文创产业?我们其实是做纪录片为主,家庭的这种影像。我们的创新教育,对艺术的一些教育,属于儿童和青少年。

  何士祥:也算大文化产业。

  我觉得儿童教育还是很好的,我不知道你具体的模式。教育属于大文化产业,中国正在提升教育的水准,包括现在小孩的教育越来越重视。不像我们那时候的教育,天天被压抑得难受,我觉得好的内容提供商应该还是很有机会的。前提是要有好的课程和内容才能吸引大家,首先要让大家看,喜欢这个东西。

  还有一种模式,看你的商业模式能不能去复制、去推广,整个市场是很大,但能不能把你的模式去推广,能够快速做大。但是你不想做大,做到小而美,一年赚个几百万也挺好,那也是一种模式,没必要非要搞大,否则压力就很大了。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今天的提问到此为止。

  非常感谢今天在座的听众朋友们,也非常感谢何总来给我们分享。我们每一周都有这样的开放日嘉宾来分享的活动,从今天开始,我们有开放日嘉宾分享,同时将会有这种路演,请到好的路演的项目到我们这儿来做公开的路演。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请扫描我们这个二维码,加入我们的公众号来关注我们各种动态,谢谢各位!(掌声)

  今天我们开放日的活动就到此结束了,谢谢何总!

anyiwu.com安逸屋|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 冀ICP备14017506号-2 | Powered by安逸屋微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