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创业>事件>正文

在阿里呆了10年,最后选择从一片树叶中开始

2016-06-22 来源:未知 资讯整理编辑:anyiwu.com 点击:

分享到:

  坐在公司,看着广州的夜幕降临,天空从紫霞逐渐变成墨黑,一天下来,留给自己的时间却没有多少。静下来,给自己泡一杯茶,翻一本书,感受一下时光的绵软细腻。

  我是许炜鑫,阿里移动事业群十年的老员工,十 一个月之前,从工作10年的阿里离职,原因不是我中了彩票头奖即将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而是为了“茶“,一口安全的茶。

  儿时故乡

  本人土生土长潮汕人,出生于韩江边上的龙湖古寨。小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是个古寨,只知道是个村子,以为全天下的村子都是这样的。长大了才知道这里是古代潮汕地区一个重要的商埠,一般村落都是只有少数大的姓氏繁衍聚居,而这个外来经商者聚居生息的寨子,却有56个姓氏。全寨有数不清的祠堂书塾,还有着一座全国少有的女祠。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夜不闭户,邻里小孩成群,我们经常一起穿街溜巷,在旧石板上奔跑着,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三街六巷是按照九宫八卦修建而成,只记得跟我嬉戏打闹的小伙伴和潮州夏季温热的风。

  第一次感觉长大了是五岁左右,邻里伯伯来串门,家里茶米用完了,老爸拿着五块钱跟我说,去,到街上买一斤茶回来,首次被任命买东西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誉。我汗津津的小手紧紧的捏着五块钱,跑到茶叶店里,用它换了一斤茶。我喜欢大人们在家泡潮汕工夫茶,我就坐在旁边听他们说古事、聊家常,天马行空、肆意遐想。我用手托着腮帮急切的盼望着长大,能像父亲一样,坐在泡台上,谈天说地、“指点江山”,享受大人的一切特权!

  茶香相伴

  记得一次随家人去到家乡的高山茶区,也许是乡村蕴含的朴实温度,让我在这里异常兴奋,喜欢这里的一切,一草一木,山上茶农屋前屋后遍布古茶园,晨起迷雾萦绕,鸟语花香,金黄色的阳光刺穿云层洒到露珠闪闪的茶树上,美得让人融入。之后一有空闲,我就往茶山上跑,开始与茶结缘,一切那么自然不经意。

  高中毕业后,我到了广州读大学,住在四人一间的宿舍里。而茶,在我十几年的人生中一直扮演着密友的角色,始终伴随着我。在宿舍跟舍友摆茶阵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我读的是数学专业,许多专业课很烧脑,期末考试的时候望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数据和公式,愁得我和室友们龇牙咧嘴。这时候,我经常就拿出茶具泡上几杯茶,跟室友分着喝,一杯茶下喉,清醒异常继续投入到战斗。

  一路寻找

  爱茶成痴,这成为我后来深入到茶山学习的一个原因。我跟着茶山当地的老师傅学习种茶,做茶。后来,老师傅带着我收购和鉴别毛茶

  在这个过程中,我接触了很多跟茶相关的人和事,有好的有坏的,而对茶叶的深入让我了解到很多无法示人的丑陋现象。在亲眼见过很多茶农为了赶着茶叶上市季而疯狂的喷洒催芽剂和剧毒农药后,在亲眼看到某作坊的制茶人员正大光明的往茶叶里面添加色素后,我陷入了纠结和沉思。

  中国的茶叶,在国内主要以小农经济为主,很多茶农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对茶叶的唯一理解就是能迎合消费市场,卖个好价钱。所以他们对这样的做法对人体可能造成的巨大危害其实并不自知。而农药残留和香精色素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要想辨别,难度还是很大的。茶作为国饮,越来越不利的趋势,让我产生了深深的担忧且萌发了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些年对茶的积累,去为茶——我的老朋友做点什么呢?

  艰难开始

  之后,我跟两位总经理上司一起自驾穿越西部,在苍茫的西部大地上,我轻声的说出自己想要做茶的意愿。鼓励与信任让我倍受鼓舞。旅途结束之后,我离开了阿里。拉上一个茶学硕士,一个90后的阿里研发同事,放弃各自稳定的工作,上路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正式组建团队,并成立了“小茶一丛”公司。

  创业初期,由于资金的缺乏,经验的不足,我们前进得非常慢。我创业的初心就是想为消费者寻找一杯真正安全的茶,而为了这个理念,我们付出的代价也远在同行之上。目前的茶叶环境,大部分人都在急切的利益驱使下使用大量的农药,往茶叶里加入香精,色素。要寻得真正依附自然生长,完全安全,健康的茶,难度可想而知。我跟团队两个年轻人踏上寻茶旅途,有时候为了访问不同的茶农一天辗转到三个地方,有些茶农会对我们的来意持怀疑态度,有时候连续访问几家都会在其茶园看到剧毒农药的药品罐,有时候夜幕降临,才从漆黑的山路上回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们在历时46天,跑过12个山头,访问过50多个茶农之后,终于找到了“小茶一丛”的第一位茶人农作家,他的茶叶成功的通过了我们建立的严格安全系统,也通过了全球最权威的欧盟SGS221项食品安全检验,确保完全安全之后顺利接入“小茶一丛”。不久,我的设计师朋友主动加入我们,为我们在包装审美上把关。在我们整个团队的不懈努力下,2016年1月,”小茶一丛“的两款产品正式上线。产品上线当月,达到18万的销售业绩。 同年,我们在两个月内顺利完成融资。

  你不知道茶叶市场

  小茶一丛致力于做一个中高端的源头安全好茶,在行业上游,我们构建了严格的茶叶安全品控体系,连接源头安全茶园,并为茶农打造个人品牌。对茶农来说,我们既是合作伙伴也是监督者,我们会对茶园进行考察监控,全程参与产业生产制作过程。确保每一款茶均无添加香精、色素,在茶叶通过SGS最严苛的欧盟标准221项农残及重金属检测之后,与茶农签订契约及安全保证书,从法律上约束其保障茶叶的安全。

  对于消费者来说,我们为他们提供安全的茶叶品牌,将茶叶的源头信息做深度的透明化。这样下来,我们商业模式的链条非常的长,从上游茶园的寻找监测,茶农品牌的打造,到“小茶一丛"产品的设计落地,再到品牌营销、运营销售,接近是全链条的参与。而中国的好茶很多都是小农经济为主,每个茶农的好茶产量很小,若以互联网的免费思维玩法大规模推广,只要链条上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对我们将是致命的打击,那时候骑虎难下,会不会坚持不了我们只做安全茶的初心呢?所以我们需要沉下心去健壮我们的供应链,去连接更多安全的茶园茶农。

  寻找安全茶叶的道路异常难,三十年来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唯利益至上的中国茶叶生产环境中,大规模低山扩种为了产量无顾忌使用高毒农药,化学肥料,甚至使用催芽剂;为了高价售卖,品质一般的茶叶通过添加香精、熏香等方式进行提香等等。几个月来,小茶一丛团队进入了多个传统大茶区,基本上是折戟而归。其中有几个茶区让我更加坚定了想做一个茶叶“革命者”,而非一个茶商的念头。

  在武夷正岩产区,商业的多年渗透,秀丽的武夷山水吸引大量游客的到来,导致天心村的茶叶一点也不愁卖,毛茶收购价是其他茶区同等质量茶叶的3倍以上,然而这样高价的茶叶,安全问题堪忧。

  我们走访了20多家茶农,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十多岁开着宝马5系来接我们的茶二代,他跟我们一路畅聊,可能童言无忌吧,他说,一些武夷正岩的茶叶,在采茶前十多天都会喷农药;另几位家里茶叶厂规模很大的茶农,家里都有古色古香的会客茶室,拉着我们坐下,描述着自己的茶叶有多好多好。可是当我们一说到需要做SGS欧盟标准检测,若检测不通过需要付一半的检测费用时,都退缩了。农药肆虐、加工堪忧、红茶的过分甜、催芽激素滥用等等,都成了安全路上的拦路虎。而在我们费尽心力与安全茶死磕的时候,某省农科院茶科所副所长发表了“多数农药是脂溶性的,不溶于水,茶叶中有农药残留危害不大”的言论。个人认为,一个行业从不会因为一篇文章而改变,捍卫还是反驳,无非看你站在利益的哪一端。

  当我决定离开阿里做安全茶的时候,我就料到我会跟茶叶的大环境杠上。我的理解是,人如果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呢?改变当下茶叶市场的乱像固然困难,但是如果我们坚持做下去,一年,两年,十年,我们一辈子坚持做下去,那它可能就会成真。

  埋下一颗“茶种”

  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茶人的到来,让我们更加坚定与上游茶源死磕,一定要为消费者做出源头的安全好茶。改变中国茶叶市场现状,是一种善意的使命,也将是我毕生的追求。

  在离开阿里做茶的将近一年里,我的老同事们都对我特别关注,经常对我们的产品提出一些很有建设性的意见。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也开始关注我们。

  记得一次,有一个客户在体验过我们的茶之后告诉我:”希望越来越多像你们一样真正做安全茶的茶企出现“。这句话让我除了一种感动之外,更有一种深深的责任感。新时代的茶叶要被后人传承,必定要做出一些不一样的变革。也许一开始这些变革只是几个人的默默坚持,慢慢的,它一定会从一颗小茶种变成一棵参天大树,变成一片森林。

anyiwu.com安逸屋|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 冀ICP备14017506号-2 | Powered by安逸屋微商网